<xs_正文标题> - 鼎盛娱乐平台
2016-12-06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妹妹为捐髓救白血病哥哥 放弃腹中胎儿(图)

妹妹为捐髓救白血病哥哥 放弃腹中胎儿(图)

妹妹为捐髓救白血病哥哥 放弃腹中胎儿(图)

左边是哥哥杨俊,右边是妹妹杨丽。  时间的印记,清晰地将1992年出生的杨丽的生活分为两部分:在今年之前,她是一个幸福的女孩子,被哥哥宠爱,被新婚的丈夫疼爱,虽然生活清贫,但她被暖暖的爱意包围;从今年开始,她成为了决定两个家庭命运的最关键的人——哥哥得了白血病,和她的骨髓干细胞配型成功,而她肚子里是怀了3个月的宝宝,移植骨髓的各种药物,很可能对孩子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救哥哥,还是留下孩子,她必须做一个选择。  “这是哥哥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一定要救他。”在树兰(杭州)医院(浙大国际医院)的产科病床上,杨丽做了这个决定,但挽救哥哥生命之路还很长,最困扰他们的是,高达40万元的骨髓移植以及后续治疗医疗费用。  在杭州打拼十几年  全部积蓄开了家小厂  哥哥杨俊1987年生,今年29岁,他比妹妹大了5岁,兄妹两人都是河南信阳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疾病,这原本是一个充满励志奋斗味道的故事。  十多年前,杨俊刚到杭州时,妹妹杨丽还在老家上初中。干长途跑运输的他总是喜欢承接开往河南方向的活,因为这样能顺路回家看望妹妹。  初中毕业后,妹妹跟着哥哥来到杭州打工,在美发店上班,“那时候我才16岁,他怕我太小了在那里受欺负,经常过来陪我,去超市给我买吃的。”  哥哥并不爱说话,但杨丽很清楚,哥哥对她的爱远比嘴上说的要深沉得多。  在杭州,兄妹两个总是租住在一起,一方面是为了省钱,另一方面,哥哥很享受照顾妹妹的感觉,当过厨师的他,每个周末都要为妹妹大展手艺,红烧鲫鱼、清蒸河虾,这两道菜是妹妹的最爱。  跑运输实在是一件劳累不堪的事情,两年前,杨俊把积攒的钱,加上从亲戚那里借到的钱,开了一家做电动车焊接的小厂。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小伙子,慢慢开启了自己的事业。  一年之后病情复发  急需骨髓移植  可美好的未来还没有到来,现实就对哥哥杨俊展现出了狰狞的嘴脸。  去年7月份,杨俊开始感觉嗓子不舒服,“我以为只是咽喉炎。”杨俊说,他没有休息去看病,因为小厂刚刚开始投入生产,没有利润,妹妹每个月还得贴钱用于小厂运行,当哥哥的只想尽快干出些名堂来。  接下来,难受的感觉开始往身体其他部位蔓延了,实在扛不牢的他到医院做了检查,拿到检查报告单的他愣了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上面写着“非霍奇金淋巴瘤”,这是白血病的一种,在常见恶性肿瘤排位中在前10位。  杨俊还不到30岁,在老家有父母要赡养,有女儿还没上小学,这张诊断书对这个家庭来说,犹如天塌下来的绝望。  治病,一定要治。妹妹这么鼓励哥哥,“家里不能没有顶梁柱啊。”  杨俊关掉了小厂,前期的投入还没有回本,就贱卖了。治疗开始了,医生对杨俊采取的方法是“骨髓自体移植”。浙大国际医院血液科负责人曹利红告诉 钱江晚报记者,在大剂量的化疗下,人体的骨髓造血干细胞会被抑制,这时候一旦有了感染,就会是致命的,所以提前提取体内的骨髓造血干细胞,在化疗后再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正常工作。  在一年时间里,杨俊咬牙坚持了5次化疗、18次放疗,可狡猾的肿瘤还是侵入了他的造血干细胞,一年后,复发了。  兄妹骨髓配型成功  她做出艰难抉择  从医学上来说,要救杨俊的命,只能靠移植异体骨髓造血干细胞了,否则最快在几个月内就可能失去生命。  上个月,兄妹做了骨髓配型,结果十分匹配。但妹妹杨丽此时已经怀孕2个月,这是她和丈夫结婚一年后的第一个孩子。  “我之前就查过资料,如果要捐献骨髓,要打动员剂,有可能对肚子里的宝宝造成影响。”杨丽说,“当然要救哥哥。”杨丽没有太多考虑,在她查阅资料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放弃肚子里的宝宝。  为了说服信阳老家的公公婆婆,杨丽做了许多“功课”,还去医院开了许多证明——“我还年轻,才25岁,以后还能生;做过捐献之后,过半年,再怀孕就不会有影响了;我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走了,他的家就没了,我爸爸妈妈也受不了,我也承受不了……”  一个星期之后,丈夫答应了,公公婆婆答应了,得知消息后,扛过化疗和放疗痛苦的哥哥,第一次落泪,就像他过去对妹妹的爱没有说出口一样,对于妹妹的谢他也没有说出口。  “妹妹,等你哥哥病好了,我们一定要好好报答你。”杨俊的妻子抹着眼泪拉着杨丽的手说道。  变卖小厂的钱用完了  高昂移植费让他们犯难  两天前,杨丽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可救哥哥只迈出了第一步,怎么面对后面的治疗,钱,又成了横亘在这个家庭面前的最大问题。  兄妹两人的另一半也来自农村家庭,经济并不富裕。“家里亲戚的钱早已借过,无法再开口借了。”杨丽说。  从杨俊得病时,他妻子就辞掉了工作,每天照顾着他,变卖小厂之后的钱早已经用完了,现在她每天变着法子买最便宜的菜,维持着三口人的伙食,“早上一大早到菜场,买豆芽、青菜、豆腐,新鲜一点,也便宜一点,反正不能吃得太油腻。”杨俊说。  救命的骨髓有了,面对一大笔治疗费,医生和这对兄妹一样犯难而揪心——接下来手术、继续化疗放疗的费用,至少需要40万无,“因为抗排异的药种类很多,有些不在医保范围之内。”曹利红医生说。

左边是哥哥杨俊,右边是妹妹杨丽。  时间的印记,清晰地将1992年出生的杨丽的生活分为两部分:在今年之前,她是一个幸福的女孩子,被哥哥宠爱,被新婚的丈夫疼爱,虽然生活清贫,但她被暖暖的爱意包围;从今年开始,她成为了决定两个家庭命运的最关键的人——哥哥得了白血病,和她的骨髓干细胞配型成功,而她肚子里是怀了3个月的宝宝,移植骨髓的各种药物,很可能对孩子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救哥哥,还是留下孩子,她必须做一个选择。  “这是哥哥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一定要救他。”在树兰(杭州)医院(浙大国际医院)的产科病床上,杨丽做了这个决定,但挽救哥哥生命之路还很长,最困扰他们的是,高达40万元的骨髓移植以及后续治疗医疗费用。  在杭州打拼十几年  全部积蓄开了家小厂  哥哥杨俊1987年生,今年29岁,他比妹妹大了5岁,兄妹两人都是河南信阳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疾病,这原本是一个充满励志奋斗味道的故事。  十多年前,杨俊刚到杭州时,妹妹杨丽还在老家上初中。干长途跑运输的他总是喜欢承接开往河南方向的活,因为这样能顺路回家看望妹妹。  初中毕业后,妹妹跟着哥哥来到杭州打工,在美发店上班,“那时候我才16岁,他怕我太小了在那里受欺负,经常过来陪我,去超市给我买吃的。”  哥哥并不爱说话,但杨丽很清楚,哥哥对她的爱远比嘴上说的要深沉得多。  在杭州,兄妹两个总是租住在一起,一方面是为了省钱,另一方面,哥哥很享受照顾妹妹的感觉,当过厨师的他,每个周末都要为妹妹大展手艺,红烧鲫鱼、清蒸河虾,这两道菜是妹妹的最爱。  跑运输实在是一件劳累不堪的事情,两年前,杨俊把积攒的钱,加上从亲戚那里借到的钱,开了一家做电动车焊接的小厂。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小伙子,慢慢开启了自己的事业。  一年之后病情复发  急需骨髓移植  可美好的未来还没有到来,现实就对哥哥杨俊展现出了狰狞的嘴脸。  去年7月份,杨俊开始感觉嗓子不舒服,“我以为只是咽喉炎。”杨俊说,他没有休息去看病,因为小厂刚刚开始投入生产,没有利润,妹妹每个月还得贴钱用于小厂运行,当哥哥的只想尽快干出些名堂来。  接下来,难受的感觉开始往身体其他部位蔓延了,实在扛不牢的他到医院做了检查,拿到检查报告单的他愣了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上面写着“非霍奇金淋巴瘤”,这是白血病的一种,在常见恶性肿瘤排位中在前10位。  杨俊还不到30岁,在老家有父母要赡养,有女儿还没上小学,这张诊断书对这个家庭来说,犹如天塌下来的绝望。  治病,一定要治。妹妹这么鼓励哥哥,“家里不能没有顶梁柱啊。”  杨俊关掉了小厂,前期的投入还没有回本,就贱卖了。治疗开始了,医生对杨俊采取的方法是“骨髓自体移植”。浙大国际医院血液科负责人曹利红告诉 钱江晚报记者,在大剂量的化疗下,人体的骨髓造血干细胞会被抑制,这时候一旦有了感染,就会是致命的,所以提前提取体内的骨髓造血干细胞,在化疗后再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正常工作。  在一年时间里,杨俊咬牙坚持了5次化疗、18次放疗,可狡猾的肿瘤还是侵入了他的造血干细胞,一年后,复发了。  兄妹骨髓配型成功  她做出艰难抉择  从医学上来说,要救杨俊的命,只能靠移植异体骨髓造血干细胞了,否则最快在几个月内就可能失去生命。  上个月,兄妹做了骨髓配型,结果十分匹配。但妹妹杨丽此时已经怀孕2个月,这是她和丈夫结婚一年后的第一个孩子。  “我之前就查过资料,如果要捐献骨髓,要打动员剂,有可能对肚子里的宝宝造成影响。”杨丽说,“当然要救哥哥。”杨丽没有太多考虑,在她查阅资料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放弃肚子里的宝宝。  为了说服信阳老家的公公婆婆,杨丽做了许多“功课”,还去医院开了许多证明——“我还年轻,才25岁,以后还能生;做过捐献之后,过半年,再怀孕就不会有影响了;我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走了,他的家就没了,我爸爸妈妈也受不了,我也承受不了……”  一个星期之后,丈夫答应了,公公婆婆答应了,得知消息后,扛过化疗和放疗痛苦的哥哥,第一次落泪,就像他过去对妹妹的爱没有说出口一样,对于妹妹的谢他也没有说出口。  “妹妹,等你哥哥病好了,我们一定要好好报答你。”杨俊的妻子抹着眼泪拉着杨丽的手说道。  变卖小厂的钱用完了  高昂移植费让他们犯难  两天前,杨丽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可救哥哥只迈出了第一步,怎么面对后面的治疗,钱,又成了横亘在这个家庭面前的最大问题。  兄妹两人的另一半也来自农村家庭,经济并不富裕。“家里亲戚的钱早已借过,无法再开口借了。”杨丽说。  从杨俊得病时,他妻子就辞掉了工作,每天照顾着他,变卖小厂之后的钱早已经用完了,现在她每天变着法子买最便宜的菜,维持着三口人的伙食,“早上一大早到菜场,买豆芽、青菜、豆腐,新鲜一点,也便宜一点,反正不能吃得太油腻。”杨俊说。  救命的骨髓有了,面对一大笔治疗费,医生和这对兄妹一样犯难而揪心——接下来手术、继续化疗放疗的费用,至少需要40万无,“因为抗排异的药种类很多,有些不在医保范围之内。”曹利红医生说。

妹妹为捐髓救白血病哥哥 放弃腹中胎儿(图)

左边是哥哥杨俊,右边是妹妹杨丽。  时间的印记,清晰地将1992年出生的杨丽的生活分为两部分:在今年之前,她是一个幸福的女孩子,被哥哥宠爱,被新婚的丈夫疼爱,虽然生活清贫,但她被暖暖的爱意包围;从今年开始,她成为了决定两个家庭命运的最关键的人——哥哥得了白血病,和她的骨髓干细胞配型成功,而她肚子里是怀了3个月的宝宝,移植骨髓的各种药物,很可能对孩子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救哥哥,还是留下孩子,她必须做一个选择。  “这是哥哥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一定要救他。”在树兰(杭州)医院(浙大国际医院)的产科病床上,杨丽做了这个决定,但挽救哥哥生命之路还很长,最困扰他们的是,高达40万元的骨髓移植以及后续治疗医疗费用。  在杭州打拼十几年  全部积蓄开了家小厂  哥哥杨俊1987年生,今年29岁,他比妹妹大了5岁,兄妹两人都是河南信阳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疾病,这原本是一个充满励志奋斗味道的故事。  十多年前,杨俊刚到杭州时,妹妹杨丽还在老家上初中。干长途跑运输的他总是喜欢承接开往河南方向的活,因为这样能顺路回家看望妹妹。  初中毕业后,妹妹跟着哥哥来到杭州打工,在美发店上班,“那时候我才16岁,他怕我太小了在那里受欺负,经常过来陪我,去超市给我买吃的。”  哥哥并不爱说话,但杨丽很清楚,哥哥对她的爱远比嘴上说的要深沉得多。  在杭州,兄妹两个总是租住在一起,一方面是为了省钱,另一方面,哥哥很享受照顾妹妹的感觉,当过厨师的他,每个周末都要为妹妹大展手艺,红烧鲫鱼、清蒸河虾,这两道菜是妹妹的最爱。  跑运输实在是一件劳累不堪的事情,两年前,杨俊把积攒的钱,加上从亲戚那里借到的钱,开了一家做电动车焊接的小厂。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小伙子,慢慢开启了自己的事业。  一年之后病情复发  急需骨髓移植  可美好的未来还没有到来,现实就对哥哥杨俊展现出了狰狞的嘴脸。  去年7月份,杨俊开始感觉嗓子不舒服,“我以为只是咽喉炎。”杨俊说,他没有休息去看病,因为小厂刚刚开始投入生产,没有利润,妹妹每个月还得贴钱用于小厂运行,当哥哥的只想尽快干出些名堂来。  接下来,难受的感觉开始往身体其他部位蔓延了,实在扛不牢的他到医院做了检查,拿到检查报告单的他愣了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上面写着“非霍奇金淋巴瘤”,这是白血病的一种,在常见恶性肿瘤排位中在前10位。  杨俊还不到30岁,在老家有父母要赡养,有女儿还没上小学,这张诊断书对这个家庭来说,犹如天塌下来的绝望。  治病,一定要治。妹妹这么鼓励哥哥,“家里不能没有顶梁柱啊。”  杨俊关掉了小厂,前期的投入还没有回本,就贱卖了。治疗开始了,医生对杨俊采取的方法是“骨髓自体移植”。浙大国际医院血液科负责人曹利红告诉 钱江晚报记者,在大剂量的化疗下,人体的骨髓造血干细胞会被抑制,这时候一旦有了感染,就会是致命的,所以提前提取体内的骨髓造血干细胞,在化疗后再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正常工作。  在一年时间里,杨俊咬牙坚持了5次化疗、18次放疗,可狡猾的肿瘤还是侵入了他的造血干细胞,一年后,复发了。  兄妹骨髓配型成功  她做出艰难抉择  从医学上来说,要救杨俊的命,只能靠移植异体骨髓造血干细胞了,否则最快在几个月内就可能失去生命。  上个月,兄妹做了骨髓配型,结果十分匹配。但妹妹杨丽此时已经怀孕2个月,这是她和丈夫结婚一年后的第一个孩子。  “我之前就查过资料,如果要捐献骨髓,要打动员剂,有可能对肚子里的宝宝造成影响。”杨丽说,“当然要救哥哥。”杨丽没有太多考虑,在她查阅资料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放弃肚子里的宝宝。  为了说服信阳老家的公公婆婆,杨丽做了许多“功课”,还去医院开了许多证明——“我还年轻,才25岁,以后还能生;做过捐献之后,过半年,再怀孕就不会有影响了;我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走了,他的家就没了,我爸爸妈妈也受不了,我也承受不了……”  一个星期之后,丈夫答应了,公公婆婆答应了,得知消息后,扛过化疗和放疗痛苦的哥哥,第一次落泪,就像他过去对妹妹的爱没有说出口一样,对于妹妹的谢他也没有说出口。  “妹妹,等你哥哥病好了,我们一定要好好报答你。”杨俊的妻子抹着眼泪拉着杨丽的手说道。  变卖小厂的钱用完了  高昂移植费让他们犯难  两天前,杨丽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可救哥哥只迈出了第一步,怎么面对后面的治疗,钱,又成了横亘在这个家庭面前的最大问题。  兄妹两人的另一半也来自农村家庭,经济并不富裕。“家里亲戚的钱早已借过,无法再开口借了。”杨丽说。  从杨俊得病时,他妻子就辞掉了工作,每天照顾着他,变卖小厂之后的钱早已经用完了,现在她每天变着法子买最便宜的菜,维持着三口人的伙食,“早上一大早到菜场,买豆芽、青菜、豆腐,新鲜一点,也便宜一点,反正不能吃得太油腻。”杨俊说。  救命的骨髓有了,面对一大笔治疗费,医生和这对兄妹一样犯难而揪心——接下来手术、继续化疗放疗的费用,至少需要40万无,“因为抗排异的药种类很多,有些不在医保范围之内。”曹利红医生说。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