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网站 - 电信诈骗令人防不胜防 审判庭庭长被

银河网站

银河网站,银河网站
首页 >

作者: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79℃

电信诈骗令人防不胜防 审判庭庭长被通知领传票

“这里是广州中院,你被告上法庭了,请速来领取传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二庭庭长赵俊怎么都没想到,诈骗分子的电话也会打到自己手机上,现实版“李鬼遇上李逵”猝不及防地上演了。  近日,记者从广州中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当前电信网络诈骗常见的形式多达30多种,从“猜猜我是谁”、“你有一张传票”到婚恋交友,诈骗手段层出不穷,呈现出组织化、专业化、产业化的趋势。  紧追热点 精心布局  令人防不胜防  赵俊接受记者采访时分享了自己亲身经历的电信诈骗。“那个骗子能准确叫出我的名字,说我吃了官司,让我到广州中院领传票,这太好笑了,我就是广州中院的嘛。”赵俊说。  当他故意逗对方,问起“犯了什么事”“怎么领传票”,对方立马露出马脚,声称要把电话转接给“律师”、交费,连续两招被赵俊轻松识破,骗子只好挂掉电话。  还有一次,一位市民收到法院的假传票,上面竟然签了赵俊的名字,但没有印章。骗子威胁这位市民说,要么去广州中院接受调查,要么还钱。没想到,这位市民真的去了广州中院,询问自己犯了什么事。赵俊告诉该市民,这是诈骗电话,要去派出所报案。  连刑庭法官都难逃诈骗电话,可见电信诈骗犯罪猖獗。据广州中院近日通报,2014年至2016年8月,广州市两级法院共审结电信网络诈骗一审案件236件,二审案件31件,共有544名被告人受到刑事处罚。  赵俊介绍,当前电信网络诈骗的形式层出不穷,常见的多达30余种,诈骗领域涉及金融、电信、社保、物流等各行各业。许多犯罪分子根据社会热点、潮流、政策等信息,针对不同职业和年龄段的人员,精心编造虚假信息设计骗局,令人防不胜防。  其中,打着恋爱交友名义的诈骗占广州市两级法院电信网络诈骗总数的27.96%。赵俊说,此类案件最为常见的是犯罪分子先在线上使用虚假身份在婚恋交友网站注册虚假信息,以恋爱交友名义取得被害人信任,再在线下通过编造各种理由骗取被害人财物或引诱被害人进行高额消费。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被告人王艳红以网络交友的名义,通过QQ、微信等方式物色被害人,后将被害人带到指定餐厅进行高额消费骗取提成,先后诈骗被害人20多人。  还有犯罪分子利用网络、信息群发等方式,大量发布融资贷款、招聘、租房、推荐股票、考试保过、招嫖等虚假诈骗信息,引诱事主按照其预先设置好的程序进行转账汇款、交费等操作,骗取钱财。  专业分工 企业运作  风险低获利丰厚  赵俊介绍,近年来,随着诈骗犯罪的不断升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组织化程度越来越高,不仅涉案人员较多,而且具有递进式的层级体系,运作方式上也日趋成熟,从原来结构松散、手段低级的小团体发展成一个相互依存、相互合作的产业链,呈现产业化发展、企业化运作的趋势。  犯罪团伙有较严密的组织结构与运作方式,主要由组织领导者、骗局设计者、话务员、转账取款员等组成,呈现出领导阶层幕后化、参谋阶层智囊化及执行阶层雇佣化的特点,各个环节、岗位均由专人或专业团队负责,且各个环节之间既有联系又相互独立。  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诈骗团伙出资成立了一家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有人负责管理后勤,有人负责采购大量“三无”保健品;有专门的网络组设置关键字进行百度推广、盗用他人网页宣传本公司产品、在问答网站上自问自答,虚假宣传产品功效;有话务组人员据固定的“话术剧本”向客户夸大宣传产品效果,推销产品,并强调购买产品后会有专家、指导老师进一步指导使用;还有回访组人员按照“话术剧本”,假扮专家、指导老师,“指导客户使用产品”,继续推销;甚至还有监听部监听销售人员的电话录音以确保“话术剧本”落实,防止销售人员泄露公司真实地址。  该诈骗团伙以这种方式骗取全国各地被害人财产上千万元。截至案发,共收到238名被害人报案。  此外,老乡式、家族式诈骗团伙发展较快,有的是老乡之间彼此拉拢推荐,以老带新传授犯罪方法,组成团伙作案。如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9名被告人中有7人是广东省惠来县人。  “由于电信网络诈骗操作简单、风险低、获利丰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辍学无业年轻人,80后、90后已成为电信网络诈骗的主力军,”赵俊说:“从审结的一审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看,80后被告人241人、90后被告人252人,二者共占被告人总数的90.63%。”  打击难 追赃难  防范意识当加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电信诈骗属于非接触类诈骗,手段隐蔽,跨区域特征明显,因此打击、追缴赃款难度较大。  赵俊告诉记者,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中,犯罪分子不与受害人直接接触,通过设立电信网络诈骗窝点,利用网络改号电话、伪基站等设备批量自动群拨电话、群发短信和利用网上银行转账的方式跨省、跨境针对不特定群众实施诈骗活动。  今年9月2日,从亚美尼亚押解回广州侦办的129人电信网络诈骗团伙,曾在老挝、菲律宾、印度、土耳其、波兰、肯尼亚、亚美尼亚7国设立诈骗窝点进行电信网络诈骗,团伙中台湾籍犯罪嫌疑人多达78名。  从此类近期侦破的案件看,犯罪分子内外勾结作案,将服务器、伪基站、地下钱庄等藏匿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从境外发布信息诈骗国内群众。诈骗团伙成员散居世界各地,并且经常变换地点,各层级互不认识,相互间仅靠互联网、手机等方式进行联系。赵俊说,由于犯罪窝点藏匿在不同地区,导致破案打击难度大,调查工作量大,资金追查和取证困难。  “犯罪分子一旦诈骗得手便通过异地取款、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快速将赃款跨区域、跨银行进行层层转账提取,几百万诈骗资金在几分钟内就可以转移到各地并被取走,资金的快速流转使得即使侦查人员能够快速破获案件,也难以对犯罪分子的账户进行及时冻结,赃款追缴难度大。”赵俊告诉记者。  据介绍,广州中院已成立专门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审判合议庭,加强对基层法院审理相关案件的指导。另外,还将通过剖析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手法、特点,提出有针对性、实用性的防范措施,提高群众对电信网络诈骗的防范意识和防范能力;定期组织两级法院集中宣判,形成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高压态势。

电信诈骗令人防不胜防 审判庭庭长被通知领传票

“这里是广州中院,你被告上法庭了,请速来领取传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二庭庭长赵俊怎么都没想到,诈骗分子的电话也会打到自己手机上,现实版“李鬼遇上李逵”猝不及防地上演了。  近日,记者从广州中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当前电信网络诈骗常见的形式多达30多种,从“猜猜我是谁”、“你有一张传票”到婚恋交友,诈骗手段层出不穷,呈现出组织化、专业化、产业化的趋势。  紧追热点 精心布局  令人防不胜防  赵俊接受记者采访时分享了自己亲身经历的电信诈骗。“那个骗子能准确叫出我的名字,说我吃了官司,让我到广州中院领传票,这太好笑了,我就是广州中院的嘛。”赵俊说。  当他故意逗对方,问起“犯了什么事”“怎么领传票”,对方立马露出马脚,声称要把电话转接给“律师”、交费,连续两招被赵俊轻松识破,骗子只好挂掉电话。  还有一次,一位市民收到法院的假传票,上面竟然签了赵俊的名字,但没有印章。骗子威胁这位市民说,要么去广州中院接受调查,要么还钱。没想到,这位市民真的去了广州中院,询问自己犯了什么事。赵俊告诉该市民,这是诈骗电话,要去派出所报案。  连刑庭法官都难逃诈骗电话,可见电信诈骗犯罪猖獗。据广州中院近日通报,2014年至2016年8月,广州市两级法院共审结电信网络诈骗一审案件236件,二审案件31件,共有544名被告人受到刑事处罚。  赵俊介绍,当前电信网络诈骗的形式层出不穷,常见的多达30余种,诈骗领域涉及金融、电信、社保、物流等各行各业。许多犯罪分子根据社会热点、潮流、政策等信息,针对不同职业和年龄段的人员,精心编造虚假信息设计骗局,令人防不胜防。  其中,打着恋爱交友名义的诈骗占广州市两级法院电信网络诈骗总数的27.96%。赵俊说,此类案件最为常见的是犯罪分子先在线上使用虚假身份在婚恋交友网站注册虚假信息,以恋爱交友名义取得被害人信任,再在线下通过编造各种理由骗取被害人财物或引诱被害人进行高额消费。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被告人王艳红以网络交友的名义,通过QQ、微信等方式物色被害人,后将被害人带到指定餐厅进行高额消费骗取提成,先后诈骗被害人20多人。  还有犯罪分子利用网络、信息群发等方式,大量发布融资贷款、招聘、租房、推荐股票、考试保过、招嫖等虚假诈骗信息,引诱事主按照其预先设置好的程序进行转账汇款、交费等操作,骗取钱财。  专业分工 企业运作  风险低获利丰厚  赵俊介绍,近年来,随着诈骗犯罪的不断升级,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组织化程度越来越高,不仅涉案人员较多,而且具有递进式的层级体系,运作方式上也日趋成熟,从原来结构松散、手段低级的小团体发展成一个相互依存、相互合作的产业链,呈现产业化发展、企业化运作的趋势。  犯罪团伙有较严密的组织结构与运作方式,主要由组织领导者、骗局设计者、话务员、转账取款员等组成,呈现出领导阶层幕后化、参谋阶层智囊化及执行阶层雇佣化的特点,各个环节、岗位均由专人或专业团队负责,且各个环节之间既有联系又相互独立。  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诈骗团伙出资成立了一家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有人负责管理后勤,有人负责采购大量“三无”保健品;有专门的网络组设置关键字进行百度推广、盗用他人网页宣传本公司产品、在问答网站上自问自答,虚假宣传产品功效;有话务组人员据固定的“话术剧本”向客户夸大宣传产品效果,推销产品,并强调购买产品后会有专家、指导老师进一步指导使用;还有回访组人员按照“话术剧本”,假扮专家、指导老师,“指导客户使用产品”,继续推销;甚至还有监听部监听销售人员的电话录音以确保“话术剧本”落实,防止销售人员泄露公司真实地址。  该诈骗团伙以这种方式骗取全国各地被害人财产上千万元。截至案发,共收到238名被害人报案。  此外,老乡式、家族式诈骗团伙发展较快,有的是老乡之间彼此拉拢推荐,以老带新传授犯罪方法,组成团伙作案。如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9名被告人中有7人是广东省惠来县人。  “由于电信网络诈骗操作简单、风险低、获利丰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辍学无业年轻人,80后、90后已成为电信网络诈骗的主力军,”赵俊说:“从审结的一审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看,80后被告人241人、90后被告人252人,二者共占被告人总数的90.63%。”  打击难 追赃难  防范意识当加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电信诈骗属于非接触类诈骗,手段隐蔽,跨区域特征明显,因此打击、追缴赃款难度较大。  赵俊告诉记者,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中,犯罪分子不与受害人直接接触,通过设立电信网络诈骗窝点,利用网络改号电话、伪基站等设备批量自动群拨电话、群发短信和利用网上银行转账的方式跨省、跨境针对不特定群众实施诈骗活动。  今年9月2日,从亚美尼亚押解回广州侦办的129人电信网络诈骗团伙,曾在老挝、菲律宾、印度、土耳其、波兰、肯尼亚、亚美尼亚7国设立诈骗窝点进行电信网络诈骗,团伙中台湾籍犯罪嫌疑人多达78名。  从此类近期侦破的案件看,犯罪分子内外勾结作案,将服务器、伪基站、地下钱庄等藏匿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从境外发布信息诈骗国内群众。诈骗团伙成员散居世界各地,并且经常变换地点,各层级互不认识,相互间仅靠互联网、手机等方式进行联系。赵俊说,由于犯罪窝点藏匿在不同地区,导致破案打击难度大,调查工作量大,资金追查和取证困难。  “犯罪分子一旦诈骗得手便通过异地取款、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快速将赃款跨区域、跨银行进行层层转账提取,几百万诈骗资金在几分钟内就可以转移到各地并被取走,资金的快速流转使得即使侦查人员能够快速破获案件,也难以对犯罪分子的账户进行及时冻结,赃款追缴难度大。”赵俊告诉记者。  据介绍,广州中院已成立专门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审判合议庭,加强对基层法院审理相关案件的指导。另外,还将通过剖析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手法、特点,提出有针对性、实用性的防范措施,提高群众对电信网络诈骗的防范意识和防范能力;定期组织两级法院集中宣判,形成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高压态势。

电信诈骗令人防不胜防 审判庭庭长被通知领传票

电信诈骗令人防不胜防 审判庭庭长被通知领传票

电信诈骗令人防不胜防 审判庭庭长被通知领传票

>> 不是您想要的?去 银河网站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相关作文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 2016-12-06

银河网站,银河网站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站长联系

版权所有 @ 银河网站